完本

盗取江山作酒钱

时间:2019-08-08 12:07:28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车前一丁

主角:寒诺,言若

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车前一丁原创小说《盗取江山作酒钱》,主角是寒诺,言若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紫菜花生炖鲫鱼、牡蛎焖豆腐、紫背天葵炒猪肝、还有两个凉菜,是寒诺不认识的。他只盛了一碗鲫鱼汤食用,汤味虽比不上府上厨娘善婆,但也还

《盗取江山作酒钱》免费试读


紫菜花生炖鲫鱼、牡蛎焖豆腐、紫背天葵炒猪肝、还有两个凉菜,是寒诺不认识的。他只盛了一碗鲫鱼汤食用,汤味虽比不上府上厨娘善婆,但也还能喝。

他盛汤的时候,勺子碰到了碗,发出叮咛一声。本来睡得很沉的李言若睁开了眼,循声望了过去。

四目相对了片刻,李言若擦了擦自己的眼,又重新拿手垫着头,阖眼睡去。嘴里,却念着:“还好,是赶上了。”

寒诺继续喝着汤,问了一句:“什么赶上了?”

李言若也不知究竟是醒了没,眼睛仍旧闭着,却清晰地回答了问题:“当然是追你啊!你伤的那么重,还一声不吭的就走了,害我不眠不休地追赶了一天一夜,把小冷都给累趴了。结果呢,你也没见到,炖好的鲫鱼汤洒了一路!”

寒诺不动声色地再问:“小冷是谁?”

李言若将脸颊换了个方向搁在自己的臂弯里,继续说道:“你送我的那匹马呀,整天对我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,和你一样,冷冰冰的。”

寒诺被一口汤呛入了鼻腔,汤水顺着鼻孔流了出来,他连忙拿起帕子拭去,喉咙里传来的异样感令他忍不住轻声地咳嗽起来。他下意识地去看李言若,见她还紧紧闭着双眼,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一提到寒诺,李言若就仿佛是打开了话匣子,迫不及待地将自己满心的不平在梦中倒了出来:“有时候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,究竟是寒铁铸成的,还是千年的冰块结成的,我拼尽了力气也没能焐热,最后,还把你弄丢了。”

她扁了扁嘴,从眼角逼出一滴泪来,声音带了哭腔:“你究竟要我怎么做,才能原谅我?我不是故意要害你受伤的……”后面的话,变成了低低的呜咽。

不同往日里张牙舞爪的形象,此刻的李言若,就像是做错事了的孩子,千方百计想要讨得大人的原谅。可她实在不懂得大人的心思,哪怕是费尽了心思,依旧得不到自己想要的。她只能倔强地小心翼翼地将这份愧疚之心藏起来,表现的没心没肺,期许着用别的错事来让大人惩罚她,这样,她的心里就会好过些了。

可她想要讨的原谅的对象,偏偏是风雨不侵刀剑不为所动的寒诺!这个冷心冷情的男人,无论她怎么捣乱,都是那副毕恭毕敬的模样,生疏地维持着两人之间的君臣身份。

她想,既然得不到他的原谅,那就帮帮他,哪怕只是一点细微枝节的小事。她殷勤的为他布置院子,殷勤地为他准备一日三餐,哪怕为了他得罪全天下,只要能帮到他一点,都已经知足了。

可他回都后,整日都在外头奔波,早出晚归,一日三餐都在外头食用过了。他还不许她外出,甚至为了限制她外出,搬出了那道似是而非的圣旨。

她心里委屈极了,却不敢哭。她想,这是她欠下的,如果这样做能让寒诺开心一点,受点委屈又算什么?

可越是这样想,越觉得委屈,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洪流,一泻千里,怎么也止不住。

泪水将那张小花脸冲刷出一道清晰的痕迹,将粉桃色的袖口晕湿,染出一朵朵无形的花。

寒诺不禁抬手,替她擦了擦眼泪。他的指腹很粗糙,触碰着李言若那饱满圆润的肌肤,分外明显地感受着她脸上微微燥热的湿度。

他将嗓子压出了一声沙哑,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,低声地回应了她的哭诉:“我从未怪你。”

李言若没有听清,疑问一句:“什么?”

“公子,莲儿醒了。”寒孚的声音,在院子里响了起来,似乎很急切:“她说要见你。”

寒诺闪电般地收回了手,轮廓分明的脸上难得出现的柔情,也在老人声音响起的一刹那,收敛的一丝不剩。他面无表情地起身出门,淡淡地吩咐:“请殿下回屋安寝吧。”

他说完这句话,便阔步离去,仿佛刚才那个轻柔为女子拭去泪痕的人,只是时光出现了裂缝,从那条本不该存在的裂缝中,冒出了一抹浅绿色的芽;而现在,那个小芽被他掐灭了,那条裂缝,也重新合上,无人知晓。

寒孚轻叹一声,进了饭厅,瞧见桌上动过的碗筷,皱巴巴的老脸笑的更添了几道褶子,轻轻地将李言若唤醒。

李言若醒来时,觉得眼睛微疼,便伸手揉了揉。她的手指上本还有黑灰,这一揉一抹,配合着脸上泪痕,将那张笑脸彻底变成了大花猫,再也找不出一点干净的地方。

寒孚低着头,强忍笑意,禀道:“公子已经用过殿下准备的晚餐了,只因莲儿醒了,就没来得及唤醒殿下,先匆匆去了。嘱咐小老儿让公主先去歇着,不必候着他了。”

一听说寒诺吃了自己准备的饭菜,李言若那颗心顿时沸腾起来,瞌睡全失。她起身扫了一眼自己精心布置的菜肴,发现他其实只是象征性地舀了点汤喝,眸中的那一点欣喜暗淡下去。可她很快又重新振作了精神。

她想,他到底是吃了!

她的脸上又挂上了璀璨的笑容,转身要往西苑去,可脚步刚刚迈出门槛,便顿住了。他嘱咐了让自己去歇着,也就是说,并没有让她跟到西苑去的打算!

李言若顿时有些泄气,在去与不去间徘徊不定。最终,脑海中飘过了寒诺白天出门前说过的那句话,顿时将去的念头打消干净,垂头丧气地往自己的寝屋去了。

寒孚收拾着桌上的碗筷,一边摇头叹息:真不知道,公子什么时候才会同殿下坦诚相见。

莲儿的脖颈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,脸色惨白,双眼死死地盯着窗外。因眼睛睁的很大,瞳孔紧缩,露出大片的眼白来,令她的神情十分呆愣,没有一丝灵气儿。

因寒府没有丫头服侍,厨上的善婆被临时调来照顾她。慈眉善目的老人怜爱地握着莲儿的手,絮絮叨叨地同她说着不知何处听来的笑话,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转移莲儿的注意力。

可莲儿仍旧望着窗外,不眨一下眼。

看到寒诺进屋,善婆起身行了礼。动作拉扯到了莲儿,令她的身子往床边侧倒。千钧一发之际,善婆连忙矮身将她接住,让她重新坐了回去。

整个过程中,莲儿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,情绪没有任何起伏变化。

寒诺站在门边静静打量莲儿许久,方从窗口端了一个凳子到床边坐下。他的身形修长,那小小的矮凳放不下他的双脚,只能往床下伸去。他让自己出现在莲儿的视线区内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:“你隐瞒了什么?”

莲儿听到他的声音后,很明显地瑟缩了一下,身体往墙壁的方向缩去,本能地寻求庇护。身体贴在冰冷的墙壁上,她的神智终于有了一丝清明,目光慢慢地转向了寒诺。

她身体前倾,伸手抓住了寒诺的衣袖,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唯一一根救命的稻草,哪怕希望渺茫,也竭力地紧紧握着,不敢松开。她满目殷切地望着寒诺,企图从他脸上寻找一丝安全感。

“你能保护我吗?保证我不让人杀了!”她迫切地需要得到寒诺的回答,可又等不及寒诺的回答,自己便先连跌声地答了出来:“世子妃说你一定能保护我的,我还不想死。”

寒诺低眉看着那只紧紧抓着自己衣袖的手,肥大多肉的五指硬生生泛出几分苍白,几乎能看到骨结了。他蹙了蹙眉,却到底是没有动作,只是轻声地问道:“你知道是谁要杀你吗?”

莲儿摇摇头,满脸后怕,声音还带着哭腔:“我之前说了谎。”

她说到这里,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,将头埋进了厚厚的被子里。她的五指仍旧紧紧抓着寒诺的衣袖,令他的衣服已经走形。

寒诺将自己的身体前倾,尽力地配合着她的动作,听着她断断续续的抽泣声,眉头却愈发皱的深了。

挽桃在勉宫的资历不浅,年长的姑姑被放出宫后,她便成了公主身边的大丫头,勉宫一应的事务都是她在总领。她同底下的丫头们相处的十分融洽,大家都知道她在宫外有一个远房表哥,经常给她送好东西。而她因有公主恩典,也能时常出宫与她的远房表哥相见。

“那日,我同挽桃姐姐分别后,因为好奇心驱使,想看看她的表哥究竟长的什么样,便悄悄地跟在她身后,一起出了东城门。直到城外那间破败的城隍庙里,她才停了下来,似乎在等谁。我便悄悄地躲在了外面必经之路的灌木丛中,这样,就能在那人到来的时候看清楚他的长相。”

莲儿的声音中还有低低的抽泣声,她说的很慢,声音也很轻,断断续续的,却还是足够寒诺听得十分明白。

“等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,那个人还没有来,倒是有几个叫花子进了城隍庙。”她的话说到这里,瞳孔骤然缩紧,惶恐地浑身打颤。好一会儿,她仿佛重新回满了力气,继续说道:“我看见他们围住了挽桃姐姐,姐姐想要离开,可他们死死地堵住了门。”

完本

盗取江山作酒钱

时间:2019-08-08 12:07:28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车前一丁

主角:寒诺,言若

在线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