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

擎宋

时间:2019-08-14 06:09:07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月如弓

主角:严主,那冯

在线阅读

完结小说《擎宋》是月如弓最新写的一本异能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严主,那冯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平日里蹴鞠,使的乐天身上肌肉硬朗条形体丰俊,偏偏这副皮囊又生的俊俏,还带着几分书卷气,惹的这道姑一脸花痴,双手在乐天的身上摸弄个不

《擎宋》免费试读


平日里蹴鞠,使的乐天身上肌肉硬朗条形体丰俊,偏偏这副皮囊又生的俊俏,还带着几分书卷气,惹的这道姑一脸花痴,双手在乐天的身上摸弄个不停:“听小官人是本县口音,又不知是家住哪里?”

双手在这道姑身上抚弄着,乐天哪肯口说实话:“学生家住平舆县城,人唤乐二郎,本打算今日去蔡州府学,哪知路上遇到些事情耽误了行程,才误闯到了观中!”

想来这道姑也是多日不知肉味,乐天更是燥如干柴,草草洗了洗擦干身体,拦腰抱起道姑放到榻上,将其贴身衾身除个一干二净,便要天雷勾动地火。

“哎呀……”

就在乐天以身犯险之际,那道姑惊叫了一声,将乐天弄个不明所以。

“真个扫兴!”那道姑推开乐天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“怎么?”乐天更是迷惑起来,正要集中火力之际,这道姑怎么一惊一乍的。

“几日前就觉的腰酸背痛、胸前疼胀,却是忘了是要来了这个!”那道姑也不避嫌,伸手向自己身下摸了一把,灯烛下只见其的指尖竟带着红色,原是月事来了。

见对方来了月事,如一盆冷水泼在了乐天头上,好事行不成,起身又颇有些不甘,毕竟积了一晚上的火气正无处发泄。

看到乐天这副模样,那道姑只是一笑:“虽说奴家这身子不利索,但还有这一张嘴不是!”说罢,便要把头伏在乐天身下……

原本一脸不耐的乐天,眼睛瞬间眯成了月牙状。

当当当……

就在好事将临时,极富节奏感的敲门声突然响起,在静寂的雨夜里显的突兀非常。那正在伏首低头的道姑听到敲门声,身子一滞面色微变,随即翻身下榻,迅速穿上衣衫道袍,对乐天说道:“小官人不要弄出什么声响,贫道去外查看一番!”

未待乐天说话,那道姑拿起灯烛起身关门离去。

半夜的敲门,莫非这道姑有生意上门?乐天暗忖,起身透过窗缝远远望去,只见那道姑挑灯打开观门,一道身影自观门外挤了进来,借着灯光乐天见是一三十多岁汉子,进门便将这道姑揽在了怀里,一双手爪上下齐动忙的不亦乐乎。

果然是的,乐天嗤笑。

“你这杀千刀的,怎这些时日才来,老娘这都快断了烟火!”道姑推开那汉子,满脸不悦。

来人干笑了两声,一双手又开始向这道姑身上摸索:“这段时日风声太紧,才来的迟了些!”

“老娘来了月事!”道姑再次推开那人,声音嗔怒:“不信你来摸摸!”

“真他娘晦气!”那人悻悻住手,自腰间拿出几贯钱递与道姑,压低声音:“这些时日官府查的太紧,那两个丫头暂且养在观中,等过些时日风声松了,再捉走几个一起送走!”

接过钱,道姑伸手指了下观中低声道:“你快些离去罢,今日观中有女眷留宿,莫要被人发现!”

那汉子心有不甘,又伸手在道姑的身上捏、弄了几把才转身离去。

雨夜寂静声音又传的极远,二人对话虽压低声音,却是一字不差的落入乐天耳中,乐天心中一惊,县里各处正查那走失的女子,未想到自己误打误撞的来到掳卖人口的窝点,心中一阵慌乱。随后又听到那道姑向房间走来,忙装做毫不知情睡下。

那道姑来了月事又被打断兴致,并未再来搅弄乐天,弄的乐天心中好不自在。

五更天雨水早己停了,天色尚黑,那道姑便来催促乐天离去。乐天心中有事一夜无法安睡,忙穿戴齐整离去。

离开青云观,乐天心中有些犹豫,这件事要不要回去告诉自家姐丈。思忖了半响,乐天身形一转,向县城走去。

天黑地滑,路上乐天又用了些早饭,足足两个多时辰后才回到县城。刚刚踏进姐姐家大门,乐天却听见自屋里传来姐姐的抽泣声:“你何苦做这劳什子都头,咱家还有十多亩田地,只要日常节俭些,这日子倒也还过得……”

“哎……你轻点……”没等乐氏把话说完,只听到李都头吃痛的叫嚷声。

乐天心中困惑不知发生何事,快步走进屋内。

看到乐天,四岁的外甥迎上来张手要抱:“舅舅,阿爹不听话被县老爷打了屁股!”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见是乐天,姐姐乐氏吃了一惊。

抱起外甥,乐天只见李都头趴在床上,裤子上尽是点点猩红的斑驳血渍,忙问道:“姐丈,因何事弄成这般模样?”

李都头长长叹了口气:“今日知县大老爷责怪为兄办案不力,责罚了二十板子!”

“为何?”乐天惊道。

细问之下乐天才知道,平舆县半年来接连发生过数次人口失踪案,失踪的都是十五、六岁的未婚小娘子,此前这走失人口案大多没有结果,衙门发了广捕文书便不了了之,前几日又有两户人家丢了女儿,此案闹的人心惶惶,苦主们寻到县衙,便是州府也知晓了此案。况知县老爷上任不久,此案势必会影响到考绩,旧案未破又添新案,大老爷恼怒李都头办案不力,打了一顿板子泄怒。

“我正是为此事回来的!”闻言,乐天也不再隐瞒,将昨夜在青云观中的见闻一五一十的说了一番,只是略去了其间的风流韵事。

“此事当真?”听到乐天所言,李都头几乎跳了起来,这一激动扯动了伤口,痛的呲牙咧嘴。

乐天面色一正:“我怎敢消遣姐丈!”

顾不得身上疼痛,李都头从床上爬了起来,由乐天搀着出门叫了辆牛车,纠集了十几个差伇帮伇,向那青云观行去。

赶到青云观叫开门,未待那道姑开口说话,十几个差伇一拥而入四处搜寻,乐天搀着李姐夫跟在后边。

那道姑被眼前这般景像吓的半响才回过神来,正要开口说些什么,一个差伇来到刚走进观门的李都头面前拱手说道:“都头,在观中后堂发现一处暗室!”

听到那差伇来报,那道姑身形打了个趔趄,整个人瘫软几乎瘫软了下来。

“搜!”李都头冷冷道。

这时,一直注意一众差伇的道姑终于看到了搀扶李捕头的乐天,微怔后面带怒意扑上来便要撕打,却被衙伇按住,犹自扯着嗓门叫骂道:“你这贼书生,老娘好心留宿与你,却没想你却是个无情负义的东西……”

有奸情!

听到这道姑开口叫骂,院里的几个差伇齐齐的将目光投向乐天,身边姐丈李都头的目光里也尽是玩味,惹的乐天面色通红。

就在这道姑叫骂之际,两个失踪数日的少女被几个差伇救出。乐天也是打量了几眼,只见这两个少女虽蓬头垢面,眼睛红肿的像桃子,但却穿着整齐,显然还是清白之身。

毕竟是未出过门的闺女,不好在众人面前抛头露面,李都头经验老到,忙命差伇寻了两顶斗笠为二女戴上,又用纱巾为其遮住面容。

案子破了,被知县大老逼急了的李都头松了口气。突然间,心中想起乐天提及夜间来会这道姑的汉子,面色一冷,向那道姑怒斥道:“昨夜来会你的那个汉子可是你的同党?从实招来,不然县衙里的诸般刑具让你尝上一遍!”

这道姑己经被吓破了胆,此时只想将罪责朝他人身上推,一五一十的便全都交待了。

李都头命人封了青云观,又命其余的几个差伇去抓捕昨夜那汉子,自己则与乐天还有几个差伇押着道姑,雇了两顶小轿将那两个少女送到县衙。

做为人证之一,乐天也来到了县衙,知县老爷大老爷还未升堂,却见几个差伇上前将那道姑按倒在地,褪下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|股,立时过足了眼瘾。衙伇这般做出于色心之外,也有攻破女犯心理之意,在这等羞辱下,女犯往往心理防线尽失。

这间大堂是县衙的二堂,与大堂的区别在于,一个是大堂用于公开审理可以引百姓围观,二堂是用于秘密审理。此案毕竟涉及到女儿家的声名,故而选在二堂。

事先得到李都头禀报的知县命人将两个小娘子送到侧房休息,另差人通知小娘子家人来县衙接人,接着移步二堂开始提审这道姑。

乐天见这位平舆父母官着实年轻了些,看模样不过二十七、八岁,身上还有些书卷气,但眉宇间却透出一股官威。心中又在感慨,穿越在大宋朝还是不错的,若在宋后的朝代,寻常百姓见了官是要下硊的。

啪!

知县大老爷惊堂木一拍,那道姑抖的更加厉害。

不待用刑,那道姑便全都招了。这道姑一招倒不打紧,连同乐天昨夜在青云观中过夜之事也一同说了出来,虽未说的具体,却是令人暇想连连,惹的乐天面皮通红,一众衙伇心中更是暗笑不己,只是碍于在公堂之上才没敢笑出声来。

堂上这道姑刚刚招供,几个差伇又押来个汉子,乐天立时认出这汉子正是昨夜冒雨来到青云观的男子。起初,这男子当即还想抵赖,结果一番酷刑伺候,只弄的身上伤痕累累,最终承受不住开口招供。

完本

擎宋

时间:2019-08-14 06:09:07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月如弓

主角:严主,那冯

在线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